星锐扎根嘉兴

 

  “我很适应嘉兴当地安逸清净的氛围。”尽管已有四年没有回过台湾,但卓瑞荣对台湾家里的思念并不那么强烈,他对缝纫机设计研发的爱融入到骨子里,“或许是跟认真的性格有关,我更喜欢和机械图纸打交道,对就是对,错就是错。设计出来就有成就感!”

    2007年,星锐缝纫机(嘉兴)有限公司成立。卓瑞荣笑称,自己“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”将在浙江嘉兴渡过。当产业转移的浪潮波及台湾,当地制造企业纷纷将目光投向大陆,希望在有劳动力成本优势的大陆建立生产基地。在此后的六年里,星锐将其在台湾的产品线逐渐移到嘉兴工厂。如今,卓瑞荣终于可以大舒一口气:“很多代理商发现嘉兴出的星锐缝纫机跟台湾产的没两样!”

“技术狂人”卓瑞荣在过去的六年里究竟干了什么?行业里有口皆碑的星锐牌工业缝纫机将在2014年给业界呈上怎样的技术盛宴?2013年年末,《中外缝制设备》记者走访了星锐嘉兴工厂。

 

启动:零件和储备干部

    为了在星锐嘉兴工厂实现量产,卓瑞荣刚到嘉兴,就着手干了两件事:一是招人,二是寻找供应商。

    “当年招进来的大专生,都是作为储备干部来培养。”卓瑞荣说。现在在星锐嘉兴工厂,看不到大量的操作工人,但今年会有变化。卓瑞荣算了这样一笔账:现在台湾工厂一年生产机器1万台左右,嘉兴工厂未来的发展规模是实现年产量3万~5万台,对比星锐台湾工厂一百多人的规模来看,嘉兴工厂今年会有较大规模的人员招聘。此前培养的储备干部就是为产量做准备。

    六年来,星锐最关注的是:如何在实施规模量产的同时保证质量?这也是卓瑞荣六年来主要干的事情。“有的台湾公司会让中层干部直接接手大陆工厂的管理,以此来保证生产质量。”卓瑞荣却没有这样做,他选择在大陆直接培养干部。他说:“在量产之前,让培养的干部各就各位,才能保证生产管理有质量地进行。”

    为保证星锐产品质量,卓瑞荣在储备人才的同时,也在零件质量的把控上花了不少心思。业内皆知,装配工艺和零件质量是影响缝纫机产品质量的关键因素。熟练的工人和高效的管理可以提高机器装配的精密程度。而零件质量的提高则有赖于供应商。嘉兴工厂开工后,其部分零件仍然在台湾生产,也有部分长期做配套的供应商随其移师嘉兴。卓瑞荣知道,对于工厂未来的量产计划来说,这些只是杯水车薪。六年间,他在大陆不断寻找和培养优质供应商。

    “只有按照我的方式去做,才可以达到星锐的品质检验标准。”六年来,星锐在大陆积累了一批合格的零件供应商。

    “我不会欠钱、不会砍价、会给对方留出利润空间,但是我希望供应商和生产企业的合作更加规范。”有人认为,卓瑞荣的想法很难在大陆零件供应体系的现状之下实现,但是他相信靠自己微薄的力量也能逐渐改变现状。“如果你把我的零件卖给了别人,破坏了双方的合作关系,星锐将终止同对方的合作。”规范化的操作,使得星锐嘉兴工厂的发展逐步进入正轨,也带动供应商进入良性合作模式。

    缝纫机的品质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?卓瑞荣常常自问,也终于找到了答案:日本人能做到的,我们中国人同样能做到,甚至还要比他们做得好。达到品质一流并非易事,星锐做的就是打牢产品基础,在消费群体中建立良好的口碑。

立足: “技术狂人”的研发之路

    搞技术出身的卓瑞荣,通晓缝纫机制造的每一个环节,然而,星锐嘉兴工厂并没有零件加工、车头加工、喷漆的生产线。据卓瑞荣介绍,这些工序公司全部外发。

    “星锐专攻研发。”被业界誉为“技术狂人”的卓瑞荣亲自抓产品研发工作,“研发室一直有新品问世,旧款产品的升级也在进行中。”有着十年历史的星锐四针六线绷缝机,目前已经全部改款。速度提高、功能增加后的新款四针六线绷缝机,其技术上领先于部分日本产品。在不久之前,新一代四针六线绷缝机才刚刚克服了技术难题,完成升级。

    “12月20日到外地出差,5天之内想出了2个设计方案。”难住卓瑞荣的正是如何实现双护针设计。为此,他不仅苦思冥想了整整5天,还在完成设计精神松懈后感冒卧床3日。技术研发之苦可想而知,但卓瑞荣恰恰不惧怕这样的苦,他能从设计灵感中获得快乐与自信。

    除此之外,星锐的其他产品也都在近期完成升级。据卓瑞荣透露,升级后的机型将在2014年保持市场价格不变。

    值得一提的是,FW2790A系列曲折缝(人字车)和FW780TA系列橫筒形高速绷缝机将代表星锐未来产品开发的方向。FW2790A系列曲折缝拥有9项专利 和2项发明专利,装有3个步进马达,1个伺服马达,同时增加了自动抬压脚功能。该机型不仅能够自动完成倒车缝,切线时使用新设计,还用上了花样自动设计触控操作。FW780TA系列橫筒形高速绷缝机改进了送齿和针板,能够同时车缝薄料和厚料,有效地节省了时间,提高了操作效率。两款新产品目前正在进行零件质量检测,希望在测试阶段发现零件或者设计的瑕疵,从而保证成品的质量。卓瑞荣称,新产品将在2014年6月向市场发布。

 

保障: “人品、责任、服从”

    星锐公司的办公大楼里,窗明几净,公司在90名员工齐心协力的工作中有条不紊地运转着。有序的背后,是星锐的管理制度在做保障。把台湾公司的相关制度移植到星锐嘉兴工厂后,卓瑞荣对整体制度作了相应改动,但继承了台湾传统的企业文化。

    星锐通常会从对口的中专和大专招聘应届生,其对员工只有三项基本要求:人品、责任和服从。卓瑞荣告诉记者,嘉兴工厂从成立到现在,秩序井然,风气很正。好的公司正如好的学校,员工不仅能在其中施展一技之长、谋生致富,更能在工作实践中不断提升能力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。

    同时,星锐强调员工肩上的“责任”,即对父母、对妻儿负责。孝敬父母,供养妻儿,是传统中华文明的题中之义,更是台湾企业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    采访中,卓瑞荣饶有兴趣地给记者出了道题目,据说,这是星锐例年的面试题目。“如果你是经理,手下管理着12名职员,你的上司让你完成一项任务,同时告诉你任务完成的具体步骤和方法。作为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的经理,你认为这项任务可以通过更加简单有效的办法完成,你将如何完成这项任务?”深谙台湾企业管理精髓的人应该不难发现,这道题其实存在标准答案。“不管经理自认为多有经验,当企业以一个集体的形式存在和运转的时候,我们需要的并不是个人的智慧,而是整体的协调配合与个体强有力的执行力。”因此,卓瑞荣会以“绝对服从”为标准要求员工,确保每项任务的有效执行和整个公司的有序运行。

    在卓瑞荣看来,大陆工厂的储备干部,在“服从”方面做得还不够。六年前刚刚进厂的储备干部,也是待如今当上 “课长”之后,才发现“服从”的重要性。卓瑞荣说:“服从,不仅能让你学习前人、上司的步骤和经验,少走弯路、提高工作效率;同时,你的服从会有效地感染到你的下级,由此,整个公司的基层、中层和高层之间才能形成服从的机制。

    在最初了两年里,嘉兴工厂仍处于草创阶段。现在,卓瑞荣对六年前招聘的储备干部持基本满意的态度,对他们的引导能力、组织能力、规划能力、执行能力较为认可。他已经对它放心,因为掌舵者相信嘉兴工厂这艘大船在风浪中将不再迷失航向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 格柏Paragon自动裁剪系统, 该系统集成了GT系列和Z系列裁床的各方面优点,通过基于模块化和图形化的设计增加了用户友好性。

   舒普CSM-2210DH-ASN自动缝袋花专用机、CSM-2210DH-AND双针自动缝袋花专用机主要适用于工作装、牛仔装、休闲装等口袋装饰线迹的缝纫
   格柏Paragon自动裁剪系统, 该系统集成了GT系列和Z系列裁床的各方面优点,通过基于模块化和图形化的设计增加了用户友好性。
 

 

 
 
关于我们│广告服务│会员服务│友情链接│服务指南│联系我们
全国缝制设备工业信息中心  主办
《中外缝制设备》  版权所有
地址:上海市中山南一路210号 邮编:200011 电话:021-63169540 传真:021-63154012
沪ICP备14004358号